数万年海进与海退的洗礼,见证了慈溪这片神奇土地的成长。围垦、青瓷、移民、慈孝等四大地域文化,滋养着慈溪的社会根基,成为青青慈溪的青之源头。
  慈溪,这块神奇的土地,诞生于海退的浪花之中,
受惠于钱塘江南岸的自然淤涨,勤劳的慈溪人捍海造地,让唐涂变宋地,沧海变桑田。在筑塘围垦的坚实脚步与号角中,孕育了慈溪人务实、聪明、勇敢、吃苦耐劳、不断进取的围垦精神。
  从一千年前开始,慈溪筑堤围涂活动日趋频繁,逐步形成了扇形的杭州湾南岸陆域。在今天总面积一千三百六十一平方公里的慈溪大地上,九百多平方公里是围垦而成。五百二十多公里的海堤,留下了祖祖辈辈向大海一步步挺进的坚韧脚印。
  整地垦殖,慈溪人用好了每一寸土地。晒盐、植棉成就了慈溪历史上著名的『两白产业』。秉承着围垦精神的传承,当代慈溪人在垦区开展海产养殖,在海涂上围水库、建大桥、造新城,开发出更富饶美丽的三北平原。
  法门寺地宫拂开历史的厚厚尘埃,让深藏千年的『秘色瓷』重现天日,清澈莹润,光彩照人。让世人惊叹不已的青翠之色,正是始于上林湖畔的古窑。这一抹青色,不仅造就了青瓷文化的辉煌,更是慈溪开放、开拓的精神文化载体。
   上林湖位于三北群山主峰栲栳山下,山青水碧,奇景天成。在环湖十余公里范围内,散布着大大小小古窑址一百二十多处,向世人展示着曾经属于它的辉煌。如今,上林湖越窑遗址已经顺利入选《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》,千年越窑正不断焕发活力,向世人昭示滨海之城悠远独特的人文魅力。
  『秘色瓷』代表了当时青瓷制造的最高水平,独创的制作工艺对中国瓷文化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从河姆渡人手中的陶器,到上林湖畔的青瓷,再到青瓷极品『秘色瓷』,这一华丽转身留下了辉煌的篇章,成就了一段传奇。
  根据一九九八年在慈溪寺龙口窑址出土的唐宋时期的钟、哨、埙、鼓等青瓷乐器,烧制出了可用于演奏的瓷瓯、瓷钟、瓷鼓、瓷埙等二十多个品种的青瓷乐器。慈溪让失传千年的青瓷瓯乐翻开了崭新一页,成立了青瓷瓯乐艺术团,创作的二十余件瓯乐作品不仅荣获多项全国大奖,还在上海世博会、德国石荷州国际音乐节上大放异彩,美妙乐声惊艳全球。
 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持续的移民汇聚慈溪,共同开发三北平原,孕育形成了包容、开放、团结、进取的气质。
  河姆渡人、良渚人,到春秋时期的越人,都在慈溪大地上留下了大量足迹。秦汉开始,大批移民迁入三北平原。魏晋以后,特别到南朝,慈溪近山平原已呈现一派人烟稠密、经济发达的景象。唐、五代直至明、清,又是一个三北移民大量增加的时期。不断的移民迁入,使慈溪形成了包容兼蓄的移民文化。
  在今天的慈溪版图上,生活着一百零四万户籍人口和近百万新慈溪人。新慈溪人中有海外归来的高端人才,有创业者,也有外来务工人员。不同特质的文化交汇,激发出慈溪蓬勃的生机。
   慈溪之名始得于东汉董黯『母慈子孝』的典故。一千多年来,董孝子的孝行风范深深地影响了三北大地,演化为三北人伦理价值中最重要的核心因素。今天,慈孝文化已扩展至睦邻、助人、惠众等层面,汇聚成博大之爱。
   东汉孝子董黯,幼年丧父,家境贫困,为了给相依为命的慈母治病,董黯每天往返离家三十里远的大隐溪汲水奉母,无论寒暑。董母体恤儿子挑水辛苦,于是迁居大隐溪,数年之后董母奇迹般地痊愈了。乡亲们感于董黯的孝行,便改呼大隐溪为慈溪。
 
慈溪百人
慈溪百事
慈溪百景
慈溪百品
版权所有:慈溪市委外宣办 技术支持:慈溪新闻网